一天晚上接近12點時,我正在備課,看到一位營銷總監的QQ頭像還是亮的。

我:X總,又在加班呀?

X總:是呀,段老師。最近公司要上馬一個新項目,我在查看營銷方案。

我:哦,這樣的事情讓你們銷售主管或者經理去做就行了。

X總:哎!不放心呀,萬一弄錯了更麻煩,不如我自己來。

我:哦,這樣你很辛苦啊!

X總:是的,我都連續加班好幾天了,除了這件事情,還有其他事情,都堆在起了。?就沒有幾個幫手來幫我。

我:你下面不是有經理嗎?

x總:是的,但是,哪敢交給他們啊!

這是職場中很普遍的現象,總監做經理的事情,經理做主管的事情,主管做專員的事情,而專員做老板的事情??輕松自在。

出現這樣的現象,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管理者不懂得授權。

對于授權,美國沃爾瑪創始人山姆.沃爾頓有兩句很精彩的話:

第一句:身為一個經理人都該明白,想逼死自己最快的方法就是大權一把抓。

第二句: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就是,把一件你很拿手的工作交給別人,再眼睜睜地看著他把事情搞砸,而你卻還能心平氣和地一言不發。

第一句話是說,不授權你要忙死;第二句話是說,授權你要憋死。這兩句話說出了管理者面對授權的兩難境地:不授權,自己很累;授權,又怕別人干不好。

對于授權,通常會出現三種問題。

◎問題一:不愿意授權

? ? ? ? 賣炊餅的武大郎,本來是個體戶,妻子潘金蓮搞生產,武大郎做銷售,沿街叫賣。后來武家接受新觀念,想做微型企業,由走街串戶的行商變成擁有不動產的坐商,開了一家大郎炊餅店,于是就要招聘。

? ? ? ? 首先要招個大堂經理,武大郎想:“招誰呢??家里有個貌美娘子,當然不能招大帥哥?!庇谑撬辛艘粋€比自己更矮更丑的人做了大堂經理。大堂經理要招領班,招誰? 當然招了一個比他還矮還丑的人。領班要招店小二,可以想象招了一個更矮更丑的人。

這就是管理學中所說的,“武大郎開店,一個比一個差”,原因在于管理者沒有安全感。授權就要放權,但是一放權就有可能“丟權”。因此很多管理者不敢授權。

◎問題二:不知道怎么授權

這里包括兩個方面:

一是授錯了任務,把本該自己做的工作交給了其他人,這叫不負責任。

二是授錯了對象,把任務給了錯誤的對象,對方不能勝任,或者“過分勝任”。很多管理者并不是不愿意授權,他們曾經嘗試過授權,后來發現授權過后事情并沒有做好,反倒帶來了更大的麻煩,這叫受權者不能勝任,是職場中常見的現象。還有一類是“過分勝任”,就是受權者很能干,做的事情超出了職權范圍,后來弄得不可收拾。

? ? ? 一個即將出國深造的小伙子一直在糾結:這一去三年,熱戀的女朋友該怎么辦呢?誰來照顧她呢?這時他最好的兄弟站出來說:“兄弟,你放心地去吧,好學習,我來照顧弟妹?!毙』镒痈屑こA?,還是兄弟好呀,?放心地出國了。三年后學成歸來,戀人成了最好兄弟的老婆。

◎問題三:授權沒有監控

有些管理者遵循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的原則,認為既然是授權,就應該大膽地讓下屬做,無需太多的限制,這才是“充分授權”。其實這是誤區,因為權力一旦失去了“監控”,就會像脫韁的野馬一樣無拘無束。

現在的管理者都很看重自身的權力。在“情境高爾夫”培訓中,我說:“如果你是授權者,贊同‘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’的,請舉手?!边@時,絕大部分學員都舉了手,然后我又說:“如果你要授權給下屬,贊成‘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的,請舉手?!边@時,絕大部分學員都沒有舉手??梢?,角色不同,對授權的態度就不同。

現實工作中,D型特質領導是最不愿意授權的,因為他們缺乏安全感,不是對自己而是對他人沒有安全感,不信任下屬,害怕把事情交給下屬做會失去控制,進而導致失敗。D型特質領導工作能力強,重視權力,自我感覺良好,對人對已都是高標準、嚴要求。因此,他們往往不太重視下屬,也看不到下屬的優點,總感覺下屬做得不如自己好。同時D型特質領導又是工作狂,更愿意自己干。

C型特質領導也不愿意授權。他們對任務非常嚴肅認真,注重細節,尤其對數字非常敏感,對于標點符號之類的細節都要嚴格要求,遵循“細節決定成敗”的原則。同時,他們能夠很快發現下屬,甚至領導的不足,并且對每個人做過的不夠完美的事情印象深刻。如果下屬曾經犯過錯誤,他們從此就很難真正相信下屬。要讓C型特質領導授權,真是太難了,除非他的下屬也具有C型特質。

相對而言,I型和S型特質的領導都愿意授權。I型特質領導授權后可能會繼續干涉其事務,或者隨時可能調整。而s型特質領導一旦授權,?就會完全放權,遵循的是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原則。

DC型特質領導是最不愿意授權的人,也是活得最累的人。IS型特質的領導是最懂得授權的人,也是生活中最輕松、最幸福的一?類人。